PVC排水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VC排水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施一公经得起推敲的理想主义者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3:35:39 阅读: 来源:PVC排水管厂家

科学网—施一公:经得起推敲的理想主义者

人活着最大的幸福,莫过于让自己内心最深处得到安宁与满足。中国还有很多东西亟待改进,我今年43岁,正可以全力以赴地做些事,这种成就感对我来说很重要。 施一公,43岁,结构生物学家。曾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建系以来最年轻的终身教授和讲席教授,2007年被聘为教育部长江学者讲座教授。2008年2月至今,受聘清华大学教授。2009年,入选第一批 千人计划 。2009年9月28日起,任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获2010年赛克勒国际生物物理学奖。作为中国实施 千人计划 引进的第一批海外高端人才,施一公有资格也有能力站在国际水准的高度对中国的科研体制提出批评。他和饶毅今年联名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短文,以直率之辞呼吁中国的科技体制改革,体现了一位知识分子的责任与担当。 我们在《科学》上写这篇文章的唯一出发点就是希望中国科技界居安思危,改进体制和机制。 施一公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从 挟洋自重 之类的角度去揣度他们。一面在《科学》杂志上公开指出中国科研体制的弊病,一面在这些国际顶级学术期刊上连续发表有分量的学术论文。当镁光灯聚焦到施一公身上时,人们惊讶地发现,这位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并不像一些 学术明星 那样光说不练,他在为公共事务鼓与呼的同时,从未停下手中的科研工作。 我很高兴成为科学界有争议的人物 今年将施一公推上了风口浪尖的,是《科学》上那篇只有676个英文单词的短文。这篇题为《China's Research Culture》(中国的科研文化)的文章,由他和北大教授饶毅联名发表。此举并非出于书生意气或沽名钓誉。就在文章发表的当天,9月3日,他还与饶毅、北京大学工学院院长陈十一等人一起,在科学网的组织下召集了30多位科技界专家学者开一个小范围的研讨会,讨论人才引进的问题。这个会议还特意邀请了相关政府部门的官员参加,希望他们能将意见和建议带回去。施一公和饶毅发表在《科学》上的文章指出,尽管近年来中国研究经费持续以20%的比例增长,但这种增长没有对中国的科学和研究起到应有的强大促进作用,现行的科研基金分配体制和文化在某种程度上阻碍了中国创新能力的发展。有人质疑文章里为什么只谈缺点,避而不谈中国已经取得的科技成就。对此,施一公解释说,这是受篇幅所限,文章只允许写这么长,不可能面面俱到。作为中国实施 千人计划 引进的第一批海外高端人才,施一公在2008年正式辞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终身教席职位回到清华时,就受到了媒体的广泛关注。此后,他并没有从公众的视线中消失。由于在不同场合对中国的科研体制提出意见和建议,他的名字常见于各大媒体,名气也更响亮。这一趋势在此次事件后达到了顶点。他和饶毅的联名文章刊登后,立即被国内各大媒体转载,在科技界也掀起波澜。网上民调显示:95%以上的网民认为科技体制亟待改革。 我收到了几十、上百个电话、短信和邮件,从大学校长到普通研究员,甚至还有在沙漠里勘探石油的地质人员,他们都支持我们的观点。 尽管如此,施一公和饶毅还是承受到来自某些方面的压力。有人指责他们 挟洋自重 ,也有人说他们 自私、要夺权 。对此,施一公表示, 我回国近三年,亲眼目睹、经历了科技界的众多于科技创新不利的潜规则,从心里深处感到焦急。我们写这篇文章的唯一出发点就是希望中国科技界居安思危,改进体制和机制。 他表示,很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从 挟洋自重 之类的角度去揣度他们。当大家都在担心施一公会不会因此而 倒霉 时,事情的发展却出乎意料。他接到了相关部委的多次邀请,请他为科技界的一些重大问题做咨询或论证, 这令我挺感激的 。尤其在10月3日,科技部部长万钢邀请了包括他在内的一批科学界人士,就科研体制问题举行座谈, 会上气氛很热烈、融洽 。然而,其后的11月8日,科技部突然向媒体发表了一份正式回应,称此文 与事实不符 ,并指施、饶二人 承担了我国基础研究和前沿技术领域的科研项目,国家通过多个渠道对他们在科研经费和条件保障上给予了大力支持。 我和饶毅不会再对此事做公开回应。 施一公强调说,他们的本意特别不希望将矛头指向某一个政府部门,因为这是整个科研大环境的问题,不单单是哪一个部委或官员的问题。 我很高兴成为国内科学界 有争议 的人物。以我个人受些委屈,来唤起更多人对这件事的关注,是值得的。 施一公如是说。12下一页

拉萨轿车托运

南充运输物流公司

重庆到昆明物流专线公司

杭州能托运轿车到哈尔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