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C排水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VC排水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广西小学生被警察暴打警方回应称系自己摔倒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36:32 阅读: 来源:PVC排水管厂家

广西小学生被警察暴打 警方回应称系自己摔倒

网友爆料:两少年河堤边玩耍时飞来横祸被暴打

网友“lcming”在帖文中称小黎是其儿子,为梧州市某小学的学生。帖文描述7月5日零时30分,小黎和同姓兄弟小运等八人一起在梧州市富民派出所对出河堤边玩耍。突然,两部公安巡逻车开来,拦住他们,暴叫他们蹲下并双手抱头,然后4-5个警察围上来,用脚朝头面部猛踢长达几分钟,致使小黎眼部严重受伤,血流不止,鼻梁和腰部也严重受伤。施暴警察不对伤者进行任何救治,反而把他们直接用手铐铐上带回派出所。

帖文中称,施暴警察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对他们进行威胁恐吓,逼他们承认自己的伤是跌倒所致,而不是警察施暴所造成的。然后整理成一份所谓的口供,逼受害人重抄一份,签名并按下指纹。直至凌晨2点,施暴警察才通知家长和富民派出所所长樊警官一起将伤者小黎送到红会医院治疗,经医院医生鉴定,小黎左侧鼻骨骨折,左眼睑挫伤(缝了6针),左侧颌面部、鼻部软组织挫伤,鼻中隔向右侧偏曲和两侧上颌窦,筛窦,额窦炎症。

网友在帖子中还指出,在医院期间,派出所所长樊警官曾多次向伤者家属提出私了,说不要把事情搞大,否则对大家都没有好处。此后,小黎家属为此事曾多次向有关部门投诉,但是没有任何结果。

警方回应:民警出警处置“飙车党”,助力车驾驶人逃离时操作不当致受伤

网友反映是否属实?警方表示,网友所发的帖子没有如实反映全部事实。当晚出警的民警小朱表示,当时派出所接到110指挥中心指令,市民卢先生投诉在富民二路东山冲泵站对出路段有人开助力车飙车,车辆发出的声音扰民,要求出警处理。接报后,值班民警小朱和2名巡防队员小黄、小陈出警处置,当警车到达现场时,聚集的7、8个青年马上四散,小运驾驶的助力车载着小黎,慌乱逃窜中小运的助力车更撞向了警车的车尾,并倒在地上,小运扶起车辆后,再次发动车辆,绕过警车加速离开现场,助力车刚开没多远,就打滑撞向对面马路的路基了,车上两人再次被重摔倒地受伤。

8月1日晚上23时38分,梧州市公安局蝶山区分局对网帖所反映内容作出回应,警方在同一帖子中跟帖回复中称:梧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接到黎某家属投诉后介入调查,经市局组织多部门联合调查后,没有发现处警民警在处警过程中有违法违纪行为。

记者走访:家属警方各执一词

督察部门:不满意调查结果可起诉

随后,记者联系上富民派出所所长樊警官。针对帖子中“所长樊某勇曾多次向伤者家属提出私了”的问题,樊警官表示,为免耽误其医治,已多次先行垫支医疗费及交通费合共2000多元,这是出于人道主义,并没有私了此事的意思。之后小黎的母亲还向派出所索要5万元赔偿,作为后续治疗和精神损失等各项费用,樊警官认为这个索偿要求已经超出人道主义救助的范畴。

对于帖中提到的“施暴警察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对他们进行威胁恐吓,逼他们承认自己的伤是跌倒所致,而不是警察施暴所造成的。然后整理成一份所谓的口供,逼受害人重抄一份,然后签名并按下指纹……”这一情况,樊警官表示,当晚案件的笔录是由梧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和蝶山区公安分局法制科、政工科多部门共同询问所记录的,并不是派出所民警所录的口供。因为当晚小黎被其妈妈带回家后,过了一段时间,小黎的妈妈和几名自称是小黎家人的大汉再次到派出所,指小黎面部的伤是警察殴打造成的。随后便向相关部门投诉,梧州市公安局和蝶山区公安分局的相关部门当时就已经介入调查了。

8月2日,记者继续走访介入事件调查的梧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支队长谢文涛表示,由于“天网”尚未能做到无缝连接,当天晚上事发的地点正好是“盲点”,所以无法通过“天网”视频查看当时的情况。但交警部门和督察支队分别给当晚的助力车驾驶员小运录了的口供,在两次的询问笔录中,小运都亲口证实小黎是自己摔倒受伤,作供现场还进行了同步录音录像,调查结果可以排除警察打人。如果小黎及其家属对调查结果不满意,建议可向法院提出起诉,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8月3日上午,记者在龙山里的一幢出租屋里见到了小黎的父母,夫妻俩以打磨宝石维持生计,兄妹俩和父母一家四口租住在其中一间房子里,既是工作坊,也是住所。黎母见到记者即忍不住倾吐苦水,说孩子被打得眼角鲜血直流,也只能用衣袖擦拭血迹,向几个部门投诉都没有结果,由于自己不懂电脑,只好委托别人帮把事情发上网了。记者询问为何不见当事人小黎时,黎母说在昭平的家人听说小黎受伤后,很是担心,便让其回老家休养。黎母表示,除了左眼上明显的伤处外,医院还检查出小黎的鼻子有脓,但医院医疗费用高,在吃完医院开的药之后,自己就照着医院开的药方到药店自己买药。当记者询问“4-5个警察围上来,用脚朝头面部猛踢,长达几分钟”,却为何小黎只有左眼睑有明显挫伤时,黎母显得较为激动,连声说不知道。随后,黎母还拿出当晚小黎所穿着的、沾有斑斑血迹的衣服给记者看,黎母认为这是警方打人的证据。

随后,在黎家租住的房子里,记者还见到了事发当晚助力车的驾驶员小运,小运自我介绍是小黎的邻村同姓兄弟,自己也租住在附近。小运表示当晚载乘小黎和几个朋友到河堤边“吹风”,见有警车来,大家就四处逃散了,而自己就在慌乱中撞上了警车。

医生诊断:左眼睑挫伤,部分症状非外伤所引起

记者在梧州市红会医院眼科找到了当晚给小黎诊断治疗的梁医生,梁医生告诉记者,7月5日凌晨2点左右,小黎及其父母来到医院就诊,小黎的左眼虽然较肿,但伤口较浅,仅是皮肤伤口,没有伤及皮下组织,缝针拆线后应无大碍。至于诊断结果中的鼻中隔向右侧偏曲和两侧上颌窦,筛窦,额窦炎症这些症状,是非外伤所引起的,即是外伤不可能造成的。

黎母向记者表示,自从小黎眼睑的伤拆线后,便很难联系得上樊所长了,好不容易用别的电话号码打通了樊所长的电话,却被告知由于警员属于正常执勤,不存在违法违纪行为,也不存在私了可能性,因此没法答应黎氏夫妇赔偿的要求;到蝶山区公安分局询问,办案民警告知要一个月后才能有回复;到梧州市公安局纪委部门投诉也说证据不足。她还表示,如果公安部门不能给自己一个说法的话,夫妻俩将会继续向上级部门讨说法。

贵阳芒果打浆机

广东激光切割机电源

长沙APCUPS电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