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C排水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VC排水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们在稻谷上睡了一个冬天

发布时间:2020-07-13 17:43:12 阅读: 来源:PVC排水管厂家

一那一年,地里的稻谷还没有收回来,大雪就像盗贼一样从南山那边扑过来,抢夺了村庄收割的喜悦。父亲悔得直跳:嗨,就在地里多放了一夜,谁知道雪这个贼娃子,会趁人睡着的时候,把一地壮壮实实的稻子全给埋起来了。现在镰刀磨得再利,又有啥用。

辛苦了一年的收成,总不能就这样送给雪贼。就是一点一点挖,一捧一捧地捧,也要把它收回来。不然,娃娃们挨饿不说,连明年的稻种子都有麻烦。妈妈低头看着隆起的肚子叹了口长气。

这天,全村的人都蹲在雪地里刨稻谷。远远地看过去,就像是在雪海里淘金子。雪有一尺多厚,要一锹一锹把雪铲成堆,再运到稻地外面去。手推车推出去的雪,都堆在稻地四周围起冰雪长城,此时脚下的稻谷才从雪缝中戳出了一根根尖细的稻芒。再往下铲,都是混了雪的稻谷,人踩过以后,稻谷和雪粒粘在一起,很快就结成了块,掰也掰不开了。我们用双手把稻子旁边的雪刨开,小心地抠掉沾在稻穗上的雪渣子,把大一点的雪块挑出来丢在一边,把裹着冰衣、连着稻秸的稻谷倒进大麻袋里。往麻袋里倒喳喳作响的稻谷,就像是在倒真金白银。

大雪从人们手里抢夺过去的宝藏,又被人们抢夺了回来,尽管只抢夺了一部分,至少人们没有完全输给这场大雪。

二我们把本来躺在冰床上的稻谷,搬回了家里。妈妈挺着大肚子抱了一大捆干树枝,在炕洞里点燃了火。爹爹掀开了大坑上的苇席和毡子,把六麻袋夹带着冰雪的稻谷全都倒在了大炕上,用木锨摊平。雪渣子一遇着热炕,很快化成了水,嗞嗞地冒着热气。

爹爹把苇席、毡子、单子、褥子,一层层铺开在摊开的稻谷和冰雪上,妈妈抱来的干树枝已经堆满了半间屋子。爹爹说:孩子们,你们拉开被窝,就睡在稻谷上。我和你妈一起把炕烧热。我跟弟弟妹妹和一大炕的稻谷一起睡得很香。

早上起来,我向窗户外一看,没有日头,鹅毛大雪像会动的棉花帘子一样厚厚地挂在窗玻璃上,一扑扇、一扑扇的。爹爹绿色的眼珠显得阴沉沉的。半屋子的柴禾,全都变成了死灰堆在炕洞里。妈妈坐在炕洞前,脸色像灰一样。早上起来,连门都被雪堵住,推也推不开。老天就像在弹棉花,大梁坡村被捂在巨大的棉花套子里,掀也掀不掉。

雪停天放晴的那天,村里有很多人还是不甘心地到稻地里去,看看稻谷被雪埋了多深。人们没有一个扛家伙的,两只手袖在袖筒里去,又袖着两只手回来,脑袋和眼睛,仿佛被稻地里一根看不见的线绳牵拉着,一步一回头,一边走一边不停地朝回看,那样子就像把孩子丢在了地里。

回来的路上,爹爹的的头像霜雪压倒的稗子穗,一直戳进了肩胛里,硬是一次也没有回过。爹爹的步子越走越急,奔进了院子,操起靠在墙根的一把木锨就冲进家门,连脚带鞋上了炕,把炕上的铺盖、毡席全掀到地上,他就像大锅里翻炒手抓饭一样,不停地翻搅满炕的稻谷,稻谷冒着腾腾的热气,土炕上不时地露出斑斑水渍。

妈妈、我和弟弟、妹妹抱起地上的潮乎乎的被子,晒到了院子里。本来薄薄的毡子浸透了雪水,变得比平时厚了几倍,我们四个人拽着又湿又重的毡子四角,好不容易拽到了柴草垛上摊平。

炕上的稻谷被爹爹一刻不停地翻搅了大半天。到傍晚的时候,我们把冻得像一张大铅饼一样的羊毛毡子,重又苫到还没有干透的稻谷上。晚上,睡在硬邦邦的冻毡子上,像睡在大冰块上,被子怎么也暖不起来,一股凉气从身子底下直往上拔。

下面火炕烤,上面身子焐,稻谷干得快一点。爹爹躺在被窝里说这话的时候,冻得牙齿都打着颤。

三我们在稻谷上睡了一个冬天。这是全家人睡得最踏实的一个冬天。我们每天晚上早早就躺在火炕上,用身子去暖那些稻谷。

每天早上起来,我都能看到爹爹的胡须上,妈妈和妹妹的发辫上沾着细细的稻芒。照镜子的时候,我还能看到细小的稻芒夹在我柔软的头发丝中间,它们就像是躺在稻草堆里那么舒坦。整整一个冬天,我们家的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新鲜稻谷的香气。

每天看着邻居家的大儿子喀力哈孜用石头臼子捣米,他们家每隔一天就都有一顿大米饭吃。那些稻谷躺在我们身子下面,我们一粒都没舍得吃。爹爹说,炕上的这些种子,吃掉一颗,明年地里就要欠收一捧米。

听了爹爹的话,就是看到有一颗稻谷掉在地上,捡起来偷偷含进嘴里,我都不舍得嚼烂,又悄悄把沾着口水的稻谷粒放进毡子下面盖好。我们硬是忍着,把一天三顿饭,减到一天只吃两顿,靠着喝玉米糊、吞高粱饼和吃地窖里的土豆、白菜,捱过了一个冬天。

冬天终于到了尾巴根上的时候,又一个弟弟降生在铺满稻谷的大炕上。本来睡在妈妈旁边的妹妹,把靠着炕洞和火墙最暖和的位置,让给了新出生的弟弟。大炕上又多了一个娃娃,家里顿时热闹了很多。我家的门上还挂上了一根透着喜气的红布条。爹爹妈妈的脸也像五九过后的天气,渐渐暖和起来。春天的气息就从弟弟的童谣、妹妹的花衣服和头顶的蝴蝶花,弥漫到整个大梁坡村。

四大梁坡村的春天,最先是沿着出去觅食的羊踩出的雪坑里走进来的,深深浅浅的羊蹄坑在春风里一行一行变得水汪汪的。厚厚的积雪覆盖的泥土,最先从那一个个小坑里重见天日。小小的羊蹄坑从村庄四周越走越远,向着村庄外更远的地方散开去。冰冻了一个漫漫长冬的大地,就像是从羊蹄坑里解开了一粒粒黑色的纽扣,慢慢脱去了捂了一冬的白羊皮袄,一点一点露出了春色。

常熟西装设计

南充订制西服

防城港西服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