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C排水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VC排水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们和电影的七日约会

发布时间:2020-07-13 18:39:26 阅读: 来源:PVC排水管厂家

第1日初次相遇

电影强迫症讲述者:大强,28岁,自由撰稿人

上高中时不在本地读书,从住校的地方回家要坐一个半小时的火车。一个月一次,周五回周日走,所以那三年的周日对我来说都很悲催。一起床就收拾行李,同时去碟店归还没看完的VCD,生不如死。而且因为车票提早买好,连死的时间都定下来,有点像《死神来了》的剧情。在其中一个悲催的周日,央视六台佳片有约重播《剪刀手爱德华》,尽管和本人风格不搭,当时却深深地爱上了它。我冥思苦想多年,终于知道那是一个经典的唯心案例片子当然不差,真正的关键却是它出现在正确的时间,给了我一个火车误点的理由为了把电影看完,没能赶上火车,回学校的时候已经晚了。老师问为啥晚了,我实话实说,她肯定从没听过这样的借口,竟然表示要租来看看。这一刻对我来说犹如启智的黑石板,相信电影不但是解闷的工具,更是魔法。

追寻吸血鬼讲述者:精英,

29岁,编辑

那是一个夏日的晚上,家中无人。我在竹席上来回磨蹭,享受着初次接触竹子带来的一丝凉意。录像机已经开始转动没有名字的录像带,那是我偷偷翻找衣柜获得的成果。本指望是一部能够刺激荷尔蒙的东西,但电视机字幕升起,配乐森然,看来是部恐怖片。我自认胆大,继续看着,当片中的一个猥琐男颤巍巍地掀起女主角的裙子,我甚至微微一笑,突然,女主角现出两颗獠牙,猛然间咬向对方的颈部,我不自觉地摸了一下脖子,觉得这样的死亡神秘而有趣。就是这一口,让我认识了这个电影里永远的贵族:吸血鬼。很多年后,我终于有机会开始追逐着各种吸血鬼影片,希望在偶然间,与那一咬重逢。然而直到今天,我还是没能再看到它。但我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另一个吸血鬼狠狠地咬过,让我心甘情愿地,永远追寻下去。

第2日爱上它

显摆追星族讲述者:大头马,24岁,学生

那时盗版DVD还未迎来浪潮,只能对着杂志上介绍的奇奇怪怪的电影抓耳挠腮。高中时,本市终于出现了一家盗版DVD专卖店。可想而知后果,放学后的时间基本上泡在那里,必然是要把店里每一张碟都看过才算淘碟完成。那时周围尚未有同样狂热的爱好者,更别说同龄人。虽然寂寞,不免得意,也因此成为同学中的电影推荐人之类的角色。一次淘碟,遇上两个其他高中的学生,想必又是来买动漫或是最新大片之类的。但听到一个人不停向另一人推荐《关于莉莉的一切》时,我不禁哑然失笑,反复再三,终于忍不住纠正他,你说的是《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吧,那人当即哑声。后来每每追忆至此,都会为当年那股显摆的冲动后悔,但每个影迷,恐怕都有过那股不得不说的冲动吧。

七点之痒讲述者:玄弥,

25岁,北漂客

关于电影,抛开大学后的疯狂下载时代,我的记忆不是乌烟瘴气的录像厅,也非走街串巷的淘碟记,而是每晚留守在家乡台的影视频道,被各类或烂或奇、或固或绝的影片熏陶。其中,老港片占去多数,从成龙、李连杰早期的功夫片到林青霞、张曼玉曾经的清纯年代,再到星爷各个时期的嬉笑怒骂,当然也少不了发哥、狄龙的义胆情深。其实,想把这些片子看个完整是非常不易的。电视台从六点半开始播放,恰逢与父母一道的晚餐时间,二老看不惯牛鬼蛇神,于是若碰见凶神恶煞、追魂索命的鬼片,只好无奈换台。七点是个坎,原因不道自明。那时只好乖乖将频道扭回,待到父亲看完摘要、并无他声,再分秒不差地跳回电影。七点半是另外一个坎儿,这个怎么挡都挡不住,唯有运气好时,气象员在这边播报,那头是战线冗长的叫卖广告。

第3日我们一起走过

与哈利一起长大讲述者:大宇,25岁,编辑

第一次瞥见《哈利波特》,是初二的春季运动会,看见那献给就倒胃口了,忙着玩脑筋急转弯呢。一年后的冬天,《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上映,重点高中的压抑还没散去,魁地奇、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和霍格沃茨就拯救了我。学校图书馆一天一本、第二天必须还的规定,让我挑灯夜战了四天,从《火焰杯》到《魔法石》,硬生生地反着进入了巫师世界。可不曾想,《阿兹卡班的囚徒》陪我高考落榜,《混血王子》陪我研究生落榜,在本该成熟的 24岁,我依旧满脑不切实际的幻想。更不曾想,25岁,电影变成了我的工作,解读《哈利波特》成了某一部分的生活。2011年的7月,巫师世界的争斗已终结,我们的世界,却一如既往。但是脑中的那点幻想,淹没不了。

第4日影中再见

不是厌新,只是恋旧讲述者:哥哥,25岁,编剧

4月29日,87版《倩女幽魂》上海首映,各个年龄层的女性挤满了放映厅,有人特意做了张国荣的LED名牌。这是值得纪念的一刻,这部影片时隔24年后终于在内地上映。所有的影迷以及张国荣的粉丝,如同开狂欢派对一般,脸上都是幸福的喜悦。修复版的《倩女幽魂》声画效果都还原得较为精准,张国荣的面庞在大银幕上宛如昨日才拍好,今日就拿到银幕上播放一般。在漆黑的影院中,张国荣借着电影在此刻重生。饰演姥姥的刘兆铭先生已年逾80,他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一直微笑着看着银幕,眼里闪烁着光。那一刻,我忽然很感激世界上有电影这件事物,即便时光荏苒,佳人不再,却仍能够在那光影线条中重拾旧日回忆。

第5日自得其乐

国语配音控讲述者:小天狼星,29岁,广告策划

上学时疯魔星爷喜剧,除了对无厘头搞笑膜拜得七荤八素之外,还对来自台湾的那帮国语配音佩服得五体投地,私下里最勤加练习的,不外是唐伯虎招牌式的阁下莫非就是玉树临风、至尊宝深情独白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但最爱的还是唐僧那段悟空我告诉你不要乱扔东西。室友们爆笑之余,纷纷将本人的模仿技巧吹捧得出神入化。恰逢中秋,亲情电话优惠派送,只需拨通热线,不拘念白或唱歌,按下某键就可将此段语音免费转接到任何一国内固定电话。本人决定把唐僧那段致命叨叨录成语音转到家里。按键下去,电话那头沉吟半晌,传来老妈一声叹息;唉?怎么现在说话都这个调了?我跟你说啊,一定要多吃饭多喝汤多吃水果,早睡觉早起床多做运动,考试及格就行,别给自己加压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这孩子,念书念得神经都不对了。

第6日我心醉之

甜蜜的烦恼讲述者:混沌,25岁,编辑

从小不知老爸通过何种途径总是能莫名其妙拿到各类电影票,而我自然也就成了最大的受益者。印象最深刻的还是1995年的《狮子王》,老爸带着我和老哥坐在了电影院,第一次让我感受到了电影的魅力。到了初中之后我开始养成了收藏电影DVD的习惯,至今已存有不下千盘。现如今,电影已然成为了我的工作,虽然人说不要拿自己的爱好作为工作,但是我依然在享受着这份甜蜜的烦恼。

第7日已阑珊

文艺青年淘碟记讲述者:白白,25岁,社工

淘碟,是大学时代每个周末的固定行程。两个小开间的店面,堆得满满的碟,老板娘画着很重的眼线窝在角落抱着电脑看片。每次掀开厚重的塑料门帘钻进店内,逼仄却让我满心欢喜,拖个塑料板凳坐下,便自顾自地埋头于碟海。麦田里穿着白衬衫的少年,少女胸口的蝴蝶纹身,苍白底色的血红嘴唇每张封面都隐藏着一个故事与我邂逅,跟我离开。结账,却总是把我拉回现实。此时在我面前有两种选择,一是择量放弃,二是银行取钱。大多数时候我是选择前者,暂时的分离。后来,也遇过天桥上背着大包偷卖的碟贩,摆得光鲜靓丽的正版,或者网上的琳琅满目。只是,当年淘碟的乐趣,却是真的再也找不回来了。

荆门订制工服

聊城订制工服

凌源设计工作服

周口定制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