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C排水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VC排水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神木打砸租户副局长发家史100万买煤矿1亿转让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16:04 阅读: 来源:PVC排水管厂家

神木打砸租户副局长发家史:100万买煤矿1亿转让

在打砸事件现场的陈志平。图片由当事人提供

作为单位副职,却未正常上班,连一把手都很少看到他。正常上班仅三个月,却又出事了。因为近期发生的打砸租户事件,陕西省神木县财税监督检查局副局长陈志平变得广为人知。

大面积房产,多套豪宅,多辆名车,当其财富王国的冰山一角伴随着打砸事件被揭开后,南都记者又发掘出陈志平的发展史。依靠炒煤矿积累起巨额财富后,陈志平又参与倒卖了一块比标准足球场还大得多的地块。不料遭遇债务危机,巨额资金被套。在这样的背景下,这才有了为收房租还债而引发的打砸租户事件。

炒煤矿

与人合伙100万元买下年产120万吨煤矿,3年后以1亿元转让

在打砸事件中,被当事人拍下的照片上,陈志平穿着NBA凯尔特人队运动服,一脸严肃。他站在租户的超市门外,任家人带人砸毁对方的门店,再泼上和着墨汁的大粪,想以这种方式逼迫租户就范。

十年前,当陈志平在神木县麻家塔乡贺地山村炒红岩煤矿的时候,村民对他并不是这样的印象。在那个煤价飞涨,村民经常和煤矿方发生冲突的年代,买下红岩煤矿的陈志平却在村民眼中是温和的形象。他没有像其他“煤老板”那样,雇佣打手打人。

红岩煤矿是陈志平发家史上最重要一环。

红岩煤矿面积不大,共1.9平方公里。该矿目前年产120万吨,煤炭开采时有停工。

1991年起,贺地山村村民集体办起了红岩煤矿。工商资料显示,2001年,红岩煤矿正式注册成为集体所有制企业,注册资本50万元。

2003年前后,陈志平和另一名合伙人一起,花了100万元从村民手中买下了煤矿。当时,正是煤价快速上涨的时候,炒煤矿有暴利可图。

知情者告诉南都记者,陈志平很少亲自来煤矿,一直以他务农的哥哥陈卡礼的名义操纵煤矿。陈志平的妻子程爱芳作为出纳经常到煤矿上来。

2006年前后,陈志平和合伙人将煤矿转让给郭某等多人,价格在1亿元以上。经过此次转让,陈志平积累了巨额财富。

倒卖土地

买下15.48亩黄金地块,转卖大部分后,留下1.43亩盖了七层大厦

在当地官场,陈志平行事颇为高调,树敌不少。这种形象集中体现在他的土地生意中。

神木县国土资源局的档案显示,2003年,陈志平与其兄弟陈志峰联合,从陕西省煤田地质物探测量队手中买下了现在东兴街上毗邻财政局的地块和房产。该地块位于神木县干河路北,属于国有土地,占地10321平米,合15.48亩,比一个标准足球场的面积还要大很多。

2003年,陈志峰向神木县国土局缴费的缴款书显示,15.48亩土地的土地出让金120万元。

此后,陈志平兄弟二人将其中的14.05亩土地转让给神木经济开发区恒源煤焦电化有限责任公司。

剩下的1.43亩土地为陈志峰、陈志平二人共同所有。该宗土地就是打砸租户事发地———融信大厦的占地。

2007年5月,经中介人说合,陈志峰将其在1.43亩土地中所占的全部股份转让到陈志平名下,转让款为170万元。款项付清后,陈志峰将土地审批所有手续交给了陈志平。

2012年3月7日,陈志平缴纳了7.7万元的房地产权转移契税。

神木县国土资源局的档案显示,2012年3月26日,国土局同意1.43亩地块的土地使用权转让给陈志平,作为商业用地,出让年限40年,土地使用权出让金缴纳91.9万元。

2007年,陈志平开始修建他庞大的物业融信大厦。同时期,他旁边的恒源煤焦电化有限责任公司也开始修建恒源大厦。后者此前受让了陈志平持有的14.05亩土地,除了修建恒源大厦,还开发了旁边的恒源小区。

两座大楼的高度竞争展开。2010年,当恒源大厦盖到12层的时候,融信大厦只盖到了7层。神木规划部门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楼高对应着相应的地块。知情者称,为了盖更高,陈志平此前想从恒源煤焦电化有限责任公司买回部分地块,但双方没有谈拢,关系闹僵。

此前媒体曾报道称,陈志平的楼盖得没有隔壁的高,认为神木县规划办官员“为难”他,就将其举报。

2010年10月,融信大厦建成,最终高度为7层,建筑面积约7500平米。

债务危机

融信大厦这处实业成了他最后的救命稻草,直接找租户谈房租终于酿成事端

身家暴富的陈志平,却陷入债务危机,放出去的大量款项收不回来,知情者称保守估计金额过亿元。

为了挽回债务,陈志平的妻子程爱芳将十几个债务人起诉到法院,总金额保守估计上千万元。

神木县法院提供的资料显示,该法院办理了程爱芳的两起案件,程爱芳均为原告。一个涉案金额111.5万元,处于执行阶段。另一个涉案金额51万元,已经结案。

除了法院途径,陈志平夫妇应对债务危机的另一个途径是向银行短期拆借。从2012年起,夫妻俩向银行借款达820万元。

第三个途径,陈志平瞄上了房租。融信大厦这处实业成了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融信大厦有三级承租人,层层转租,从中获利。第一级承租人郭某,为神木县某银行负责人。在郭某之下,融信大厦又两次转租。

在打砸事件发生前,郭某已经与程爱芳闹僵。按照往常,陈志平的融信大厦一年租金收入达300万元。如今,同区域的租金水平下跌了一半。

这直接影响到了陈志平依靠租金还债的设想。为此,陈志平与各级承租人闹僵,终于酿成尖锐矛盾。

陈志平最终想到了直接找第三级租户谈房租,终于酿成事端。

神木县财政局监督检查局局长王雄向南都记者回忆,从2008年起,他就很少看到陈志平。今年3月份,陈志平正常上班了。打砸事件发生后,陈志平请假,王雄再没有见到他。“如果超过了请假的期限,将会采取措施。”

王雄称,因为陈志平的行为目前还没有定性,所以还不好评价,“但这些行为都是个人行为,与工作单位没有关系”。

在神木县城东兴街上,陈志平供职的神木县财政局大楼和其名下的融信大厦比邻而立,像其双重身份的直观比喻。

甘肃刹把

海口铝箔透气垫片

海口养殖用饲料搅拌机